李稻葵:中国要有自己的信用评级机构 靠别人永远受气

2017-08-08 18:24:58 第一财经网

在6月27日下午世界经济论坛与第一财经联合举办的电视专场论坛上,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Freeman经济学讲席教授李稻葵就穆迪调低中国评级一事发表了犀利的观点,他认为“穆迪给中国降级如同’听从不打球的小矮个评价乔丹打篮球’,不能当真”,引起了很大的反响。28日,李稻葵教授接受了第一财经记者的独家专访,对此话题进行了更深入的和全面的解读。

以下为李稻葵采访实录:

穆迪对中国等新兴经济体的研究水平不如国外的投行,不专业

记者:您昨天在论坛上的一个观点非常吸引人,说穆迪下调了中国的主权评级,但我们不应该去在意它,相信它,您的理由是什么?

李稻葵:最简单的理由就是什么呢?穆迪公司对于中国乃至于其他的新兴市场国家,真的是不了解,为什么不了解呢?因为他们研究力量远远跟不上。所以我在论坛上说的他们每一个地区或每一个国家,他们分配若干个,三四个,五个了不起了,刚刚毕业的MBA确实是这个情况,而且他们内部机制我很熟悉,他们内部机制是下面给出的评级,上面一般是不否决的,不干预的。所以他顶着一个大的穆迪的名字,实际上干活的就那么几个刚刚毕业的学生。

那我们就要问了,刚刚毕业的几个MBA学生,对于中国经济能有多了解呢?肯定不如国外的大投行的经济学家和分析师。那么问题又来了,为什么穆迪不去雇那些人呢?答案很简单,雇不起呀!投行的工资比穆迪的工资高多了,在对中国评级这方面,投行的经济学家比穆迪的重要性大多了。投行那帮人是天天打仗的,天天在战场上赚钱的,直接参与做交易的,那个交易量是几十亿上百亿美元的。

关于中国经济的评级,市场关注穆迪不去关注更权威的研究是非理性的

所以模式决定着穆迪的知识量,或者研究的水平确实不如国外投行,而国外投行研究水平可能又不如像布鲁金斯、卡内基梅隆、卡内基和平研究院,或者是美国的CATO凯托研究所,或者是我们都很清楚的彼得森研究所。这些研究人员他们不愿意去穆迪干活,去穆迪干活的是刚刚毕业的学生。所以这个事情就倒过来了,我们不去听高盛的,不去听彼得森研究所的,这都是美国的,先不说中国的,不去听布鲁金斯的人的分析,却注重穆迪的分析,这个市场是非理性的。

穆迪的历史悠久,专长在于研究美国本土的公司和地方债务

为什么是非理性的,因为穆迪在美国运营了上百年,超过一百年,它对美国自己的、本土的公司和地方债务的分析是很到位的,这点我们不怀疑它,它自己的事情。但是对于一个新兴市场,对于像中国这样的市场的分析,肯定不如那些专门这个行当里面,天天摸爬滚打的这些人,没有这些专门在战场上攻城掠地的机构知道的多。所以在论坛上我指着坐在我右边的两位分析师,一位是来自于美国的布鲁金斯研究院的研究人员Prasad,印度裔的教授,还有那位李晶,摩根大通,他们的水平真的是高过穆迪的,穆迪是雇不起他们的。

所以我的原话是说:坐在我右边这两位那是在分析中国金融和经济里面,那是超级明星,那是相当于勒布朗·詹姆斯,相当于乔丹。而穆迪那帮人属于不怎么打篮球的,可能篮球都不碰的“小矮个”,他怎么能评球呢?这个道理是这么回事儿。

中国的发展与美国和其他新兴经济体不同,不能简单用美国的理论照搬到中国

再往深里说,中国过去40年的发展如果让信用评级公司从一开始就评级的话,一开始就评成垃圾级,它一错再错。因为中国的发展确实跟美国甚至于其他新兴市场是不一样的,你用标准的美国的那套理论来分析中国,你永远看不懂。中国这40年一边成长,一边在国外是被人骂的,幸好我们没听他们那些骂的胡言乱语。今天我们发展起来了,我们为什么还要去听那些评我们不靠谱的话呢?从这个道理上讲,穆迪的这个评级是不应该过分重视的。

记者:中国当下的主权机构评级体系,相对于市场需求来说,仍然是比较落后的,它的独立性也有待考量,你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?

中国等新兴经济体要有自己的信用评级机构,靠别人永远受气

李稻葵:穆迪、标普、惠誉这些公司,过去在美国成长起来有它的合理性,因为美国是一个最大的经济体,内部的金融市场的分工非常细,但是世界在变化。此时此刻以中国为代表的一大批新兴市场国家兴起了,这些国家也要发债券,这些国家也要搞金融,这些国家也要发股票。那么这三家的信用评级公司肯定是跟不上的,它没研究,它不在中国、不在印度、不在南非,所以这就给我们提出一个问题了,中国、南非、俄罗斯、印度,我们必须要有我们的信用评级机构,不仅给我们的主权债务评级,还有各个省、各个市、各个企业的债务评级,这才能够搞明白,包括地方债,才能够落地。如果我们是靠别人评级的话,我们永远受气。

信用评级系统是市场经济的基础设施,中国自己的信用评级系统要独立,引入竞争

我们的评级体系必须要建立起来,首先同意吧,第二怎么建立起来,当然要独立,而且要竞争,不能一家说了算,三、四家都来说,看谁说的对,让时间告诉我们谁厉害谁不厉害,让时间淘汰那些落后的评级公司。这才是我们中国市场经济的基础设施,相当于我们市场经济的高速公路和高铁一样,这是我们中国经济必须面对的一个问题,必须解决这个问题。

除了关于评级系统的热点问题之外,在谈到如何看待资本盲目追逐科技创新项目,导致估值虚高的问题时,李稻葵表示, 正是资本疯狂得投资推动了科技和经济的进步,潮起潮落是资本市场发展的基本规律,泡沫总会破灭,但市场还是能够自我恢复。

在被问到看好哪些细分领域的消费升级时,李稻葵表示,消费升级不仅仅是传统的消费品品质的升级,还要关注许多家庭服务的社会化的升级,比如过去亲朋好友甚至父母子女间的相互照顾,将来都将减少并转为社会化服务。

关于目前关注的创新项目,李稻葵表示,他更关注一些距离生活比较远,但准入门槛高,又能带来高额利润的领域,如被欧美日垄断的硅的制造。中国经济最关键的就是在这些领域的产业升级。